独家专访 | 陈泽民:如何面对多元化发展


     渔社商业案例:过去十多年里,很多搞实业的几无例外都涉足房地产,您却没有。


     陈泽民:我能力有限,只善于做自己最熟悉的事情,也可以说是我的缺点、弱项,失去了一些投资机会,包括房地产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比方说你去收购一个企业,收购以后,我们不善于做人的工作,万一有个别的人给我制造麻烦,结果什么事都干不成,所以说我也不去占便宜,就老老实实干自己的事吧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有的人说我有点保守,而我更关注的是持久,专注、专业,专心去干一件事,把这件事做精做透做好做强,把它做成行业第一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如果连一件事你都没有做好,就不要再去做第二件事。


         把一件事做好,在这个行业里头做到老大,稳稳当当坐好这把交椅,打造百年老店,这是我们的目标。我认为生存比扩张更重要。

 


        渔社商业案例:如何面对多元化的诱惑?


        陈泽民:对多元化不能一概而论。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,有的多元化搞的很成功,有的就分散了精力,搞的不是太理想。


        我们坚持专心、专业、专注,把一件事情搞精搞透搞好。也因此失去了一些好的机会。


       但是,我们经受了很多的诱惑,只有搞自己最熟悉的事情,最感兴趣的事情,最有把握的事情,成功机会才多一些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人的精力、时间、金钱是有限的,一定要把它用在刀刃上、主业上,为了打造百年老店,要有所为,有所不为。所以说,如果我们搞多元化也是围绕主业,搞相关的有帮助的多元化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企业的发展,应该量力而行。如果手头有了钱,就会头脑发胀,盲目的扩张,盲目的多元化,盲目的投资,就会失误、失败。


        很多企业倒闭,不是饿死的,而是撑死的。如果坚守主业,稳健发展,他会生存的很好,生存的长久。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 渔社商业案例:您说过“越是不想赚钱,结果越赚钱“,怎么理解呢?


          陈泽民:我们从创业至今,一直把质量求生存,创新求发展,作为座右铭。关注产品的创新和质量的提高,用最新的原料,制造出最好的产品,没有去考虑赚多少钱,赚多少利。


        正因为我们把主要的精力放在了产品上边,为消费者提供最好的产品,才能得到消费者的认可和喜爱。消费者是最好的裁判,得到了消费者的认可,企业才能做大做强,自然能够带来经济利益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越是没有想赚多少钱,但是你的产品好,就自然而然获得了应有的利润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要打造百年老店、百年品牌,在一个行业里逐渐做强做大。牢牢站稳脚跟,稳步向前发展,这是主要的。


        国外的百年企业很多,尤其日本,百年老店有两万多家。


       中国的百年老店少之又少。中国的中小企业寿命只有两年,大企业只有七年。


为了长治久安,保企业才能保就业,才能保稳定,把企业做好,就是最大的社会责任。


         我们国家的市场经济还没有完全成熟,发展空间还很大。如果以后市场成熟了,绝对不可想象两位数增长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牢牢的稳定占领一块市场,在原有基础上做精,就行了。这事跟马拉松赛跑一样,在跑的过程中,谁在前面,谁在后面,都不是最终的结果。

 


        渔社商业案例:您退休这么多年,陈南陈希两位执掌三全,整体对他们满意吗?


        陈泽民:他们接手以来,搞的比我搞的还好。我非常的欣慰,


      企业小的时候,每个员工的名字我几乎都叫得出来,和大家同吃同住同劳动,关系很密切。但是公司到了上万人的时候,我都感到个人的能力很有限了,岁数大了记忆力也不好了,很多人我都认不过来。


       企业的发展,必须将专业的事交由专业的人来管,分工更加细,更加现代化。他们年轻人精力充沛,接受新事物快。


        你看这几年企业发展很快,发展很健康,没有什么说不满意的。


       有人说你退下来以后,他们多长时间给你打一次电话?我说我们一直都住在一起,天天见面,我给他们当后勤部长。


        有时候把饭做好很久,他们还不回来,就要打电话问了:“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来吃饭”,说“我不回来了,有事”。我说“你不回来早点打招呼,叫我们等着”。


      有时在餐桌上,也会顺便说说工作上的事情。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渔社商业案例:您的经历,对下一代有什么样的影响?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陈泽民:有一定的影响。


         不管是在工作当中,还是在生活当中,潜移默化,言传身教,也起到了一点的作用。所以说我的理念和作风,也是企业文化的一部分,也深深地感染给了年轻的一代。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渔社商业案例:在您70多年的人生中,爱好和兴趣是您做事的动力么?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陈泽民:是根据实际情况,不能根据自己的爱好和想象来选择的。学医不是我的选择,搞食品也不是我的专业,更不是爱好和兴趣。


       现在搞这个地热,有点和爱好兴趣沾边,但也是个人喜欢。如果公司来搞,那绝对不敢,风险太大。


       现在我退下来了,没有任何负担和任务,不忘初心,重拾旧梦,完成年轻时候的梦想。梦想给我带来动力和信心。


      别人不理解,为什么这么大的动力,为什么非要搞?


    因为我对地热发电太感兴趣,太有信心,外国人都能搞成,我们为什么不能搞成,经过多年的考察和了解,有了一定的把握才有了第二次创业的勇气和信心。


        我干的事和现在的形势,和国家的战略方针很吻合。所以说成功的机会会大一些,如果失败了,那也算给别人总结了一些经验,探探路,总是有价值的。


      去年在云南瑞丽地热地站成功发电,也印证了我当时的选择是正确的。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渔社商业案例:30年外科医生职业生涯,能给一个人带来什么?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陈泽民:多年的外科医生,养成了一种职业习惯,要当机立断,要胆大心细,还要有亲自动手的能力,稳准狠,看准了一刀下去就要解决问题,关键时刻不能犹豫,否则会失去抢救病人的良机。


        在企业经营中是看准了就干,不能犹豫,而且要判断准确。


        在外科的失误会人命关天,在企业决策中的失误,很可能给企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渔社商业案例:如何评价自己?


       陈泽民:就是个很普通的人,生活的适应能力较强,没有什么特殊的爱好。不吸烟不喝酒,甚至连什么茶好什么茶坏也不讲究,喜欢粗茶淡饭,衣着干净舒适,不讲品牌。


      你像他们认为,我曾经是河南首富。但我所有财富都就是工厂、设备、产品、品牌,这些,看起来财富很多,但只是数字而已,由我暂为社会保管而已。


       我也带不走,用不完,最后还是留给社会。财富在企业家手里,会创造出更多的财富,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。


        有时去开会,只要距离不长,我就自己骑自行车去。你的身份再变化,财富再多,还是普通人平常心,还是吃普通的食物,没有搞特殊化,一直保持着原来那个心态。


        很多地方他们看着我都不可理解,骑个破自行车。不怕丢嘛,再个也方便,想看什么买什么,随时就停下来,比坐汽车方便多了,又锻炼身体,方便又自在。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渔社商业案例:有没有您特别欣赏的人?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陈泽民:我非常欣赏褚时健老先生,那么大岁数了在那么恶劣的环境下,还第二次创业,那么的执着,坚守,而且认真,把一个小小的产品,搞的那么的成功。


        在他的橘园里看不到一根杂草,使用的鸡粪,都要用手抓起来闻一闻,捏一捏,看质量的好坏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不怕脏不怕累,坚守在田间地头,长年累月,能够把这个橘园搞的与众不同,搞成一种精品,充分体现了老人执着的精神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没有埋怨、没有消沉,在困境中不放弃,满怀信心的去开辟自己向往的事业。80岁还重新创业,90岁还奋斗在第一线。这是我非常佩服和非常欣赏他的地方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我曾经去拜访过他,进行了很好的交流。我们都有相同的经历,他也知道我,我也知道他,一见面都很亲切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褚时健老人在人生低谷,还能够振奋精神,满怀信心,奋斗不止,这就是真正的企业家精神。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渔社商业案例:闲暇之余会做些什么?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陈泽民:业余时间带着老伴外出旅游,到世界各地考察地热资源,做自己喜欢做的感兴趣的事情,前不久我们还去了张家界,爬山走路十几公里。


      我们都七十多岁了,还能够和年轻人一样外出旅游,不但观赏到美丽的景色,还锻炼了身体。


       老伴说还想去内蒙草原看看,但是我的事情太多,日程排的很满,这一次就不一定如愿了。


前几天我们老两口还去看了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,也经常去北京上海各地走一走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们一起去了瑞丽,和地美特的员工度过了非常愉快的时光,既工作又度假。所以说我们生活是幸福的,工作是愉悦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 现在信息发达了,我们通过微信和亲朋好友保持着密切的联系。


       和退休的老员工聚聚会,和老同学去母校旧地重游,我们都是七八十岁的人,有时聚在一起,回顾以往的故事。


经常散散步,买买菜,逛逛街,浇浇花,在自己的院子里种种花草,种点蔬菜,更感到日常生活的充实。



技术支持: 建站ABC | 管理登录